Pinnnnnnn

最近是怎麼回事...
難道是產糧玄學.....?

這肯定是官方搞事...
這樣真的大丈夫嗎!

繼等不及的吞崽之後
連連也受不住寂寞了.....


為了慶祝我終於有了酒吞!

新手寫文

ooc









茨木童子今天要結婚了。

但是身為「新娘」的茨木童子臉上卻沒有所謂幸福的笑容。


茨木在一個月前被自家阿媽帶進了房裡整整談了一個晚上

他還記得,那天晚上阿媽異常高興的把他叫進了房裡

開口就是讓茨木準備嫁人,茨木愣了5分鐘才回過神來
他的第一句話是:「嫁人?可吾不是該娶才對麼?」
阿媽告訴他,有位男妖特別中意他,某次在街上看見帶著崽子出門買菜的茨木后,當晚便帶著一堆黑蛋達摩上門提親

但阿媽卻打死都不告訴茨木這個所謂的「男妖」是誰。

茨木原本不同意,他怎麼能嫁呢?
他都還沒等到摯友呢……

然而最後阿媽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只差沒跪下求他

茨木心軟了。

於是成了現在這個局面

寮裡的女性式神幫著茨木打扮,邊說著要讓茨木成為最美的「新娘」

阿媽不知道上哪去,一上午不見蹤影

寮裡的其他妖忙上忙下的張羅著婚禮

茨木想,當時的他肯定是腦子撞壞了
怎麼就答應了阿媽呢

茨木又想
吾還沒等到摯友,如今卻要嫁給一個素面為謀的男妖....

「茨木!婚禮開始了!準備出場了!」

不知何時回來的阿媽抓起茨木的手就往外走

啊...真希望現在能見到摯友,哪怕只有一面。

似乎是聽到了茨木的願望

耳邊傳來熟悉的聲音

「茨木。」

...這聲音是.....摯友.....?

茨木抬頭一看

酒吞正站在他的面前

「摯..摯友...?」

「摯友怎麼...會在這...?」

茨木眼眶泛淚,他心心念念的酒吞,他每天都在想念的摯友,就在他面前

茨木捏了自己一把

好痛!這不是夢!

酒吞看著茨木一系列的小動作,不禁笑了出來

「茨木,本大爺是真的。」

茨木沉浸在見到摯友的喜悅中,但他隨即又想到

他今天要和別的男妖成親了。

茨木精緻的小臉一下子垮了下來,似乎又要哭了

「摯友...吾今日要成親了...但是摯友放心,在吾心中,摯友永遠是第一的!」

酒吞笑了一聲,說道

「茨木,你的新郎,就是本大爺。」

「咦!?」

原來阿媽早就拿到了酒吞的碎片,為了給茨木一個驚喜,特地瞞著茨木,聯合寮裡所有式神扯了一個謊騙茨木。

而今天就是最後一天,阿媽算準了日期,今天一大早就去召喚室迎接酒吞

茨木聽到這裡,早已抱著阿媽哭的不成妖樣

「好了好了!茨木,今天是你的大喜之日,別哭了。」

阿媽抱著茨木,回想著茨木剛來的第一天

小小的茨球,慢慢的成長
成為今天寮裡數一數二的大妖怪

偷偷擦了擦眼淚,扶著茨木站起來

「酒吞,茨木就交給你了,不准讓茨木傷心難過喔。」

「哼!不需要你提醒,本大爺自會照顧好茨木!」

酒吞緊緊的牽著茨木的手,看著茨木說道

「茨木,本大爺一輩子都不會放你走的。」

「好,摯友!」


今天,茨木童子結婚了。

他的新郎是,他這一生的摯愛,酒吞童子。

今天,酒吞童子也結婚了。

他的新娘是,他這一生的摯愛,茨木童子。





求了49天的吞片,就今天最後一天
結果等人給碎片之前抽了一抽,來了只吞
我說吞哥,不就早個幾秒鐘嗎?
至於嗎!!
之後解吞傳記
兩只吞整整10場,只對場上唯一一只茨木冒特效
還整整冒了10場!
旁邊的兩位紅葉表示:MD死給...

終於到了!
祭品準備好了!
老婆也準備好了!
助攻也準備好了!
吞吞你看哪天方便,過來娶了我們小天使?

情人節一發完

現代向

ooc

新手寫文

小學生文筆

短小一發完




-


「硄!」


剛起床的酒吞,看到茨木留下的紙條,氣的一把將桌上的東西全摔到地上


「該死!」酒吞暴躁的揉了揉張揚的紅髮


今天是情人節,照理來說,他今天應該要跟茨木一起出去灑點狗糧,過過情人節

但是一早睜開眼,沒看到熟悉的白髮,沒聽到一聲摯友,沒有早安吻,只有一張紙條


上面寫著「摯友,吾有事先出門了,早餐在桌上了!」


酒吞陰沉著臉,拿起手機打給茨木


「您撥的號碼未開機,請...」酒吞的臉更陰沉了,竟然還關機!


酒吞火大的把手機扔到旁邊,拿出啤酒在沙發上喝了起來


「等茨木那傢伙回來,一定要好好質問他」酒吞想




「摯友,吾回來了,摯友?怎麼沒開燈」茨木邊說邊將燈打開


見酒吞不說話,茨木走了過去


「摯友,你怎...」不等茨木說完,酒吞打斷了他


「你今天去哪了?」


察覺酒吞語氣不對,茨木著急的解釋

「摯友..你生氣了嗎?吾只是去了狐妖家..」


「狐妖?你去那傢伙家幹什麼?」


被茨木晾在家裡一天,結果他是去別人家玩了嗎?

難道他不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本大爺都沒忘記,他怎麼可以忘?


見酒吞快要爆發,茨木急忙解釋


「摯..摯友!對不起..吾只是去妖狐家做巧克力....」


酒吞一愣


「...巧克力?」


「是呀,狐妖說今年要親手給大天狗做,問吾要不要一起,吾也想親手做給摯友所以就去了,沒想到摯友如此生氣..對不..摯友?」


不等茨木說完,酒吞一把抱住茨木


「摯友?」


「本大爺的巧克力呢?」


「啊!在這裡摯友!情人節快樂摯友!」茨木朝酒吞露出大大的笑容


「.....茨木,本大爺也有禮物給你,在房間裡」酒吞邊說,嘴角勾起了笑


「咦?摯友也給吾準備了嗎?真是麻煩摯友了!」


「...茨木,別說了,走,拆禮物」


「好的摯友!」




「唔....摯..摯友...不..不是.....要拆禮物...嗎...阿..」


「本大爺,就是你的禮物」


「阿......嗯....摯...摯友...啊...!那裡....不...」



然後他們干了個爽